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文藝 > 本土原創 > 正文

清歡

2020-01-16 10:56 伊犁日報  

茶滋味

茉莉花的香是漂在水上的,暗香浮動。茉莉花茶,早些年喝過。鼻尖一縷,淡淡的,清香。

玫瑰花的香不同,是沉在水下,凝在時間深處的。一碰就入肺腑,一絲絲地甜,蜜香。是飲了歲月之后才有的。有質感。有重量。

滾開水下去,茶沉下去,玫瑰浮上來,花苞微開,倘若放在大點的容器里,還能半開。歡愉時飲則罷了,若有煩悶,飲之如遇陽光。

心香一瓣,似光影流轉。

《綱目拾遺》也記載玫瑰“和血,行血,理氣。治”。

去年在和田待得久,友人知我,贈幾罐和田玫瑰。飲過,才知道,原來從前喝的都不是“玫瑰”。和田的玫瑰經了風沙加持,更得了陽光的厚愛,香得淳厚、端莊。

一段時間,越飲越愛。

去年春節后,收到友人從梵凈山寄來的明前茶。她說,是在朋友茶園一顆顆手工做的。層層揭開,包茶的紙猶有溫度,舍不得扔,用來涂鴉。

根根青碧,卷得細細的毛尖。女孩子只有含著心事才有耐心做這樣的事,從前我做過。現在卻沒有這份心性了。她有的原不止念想。

把茶放在玻璃壺里,湯水青碧,浮浮裊裊。一根根葉芽豎起,青青幽幽,青青悠悠,像一段心事。

滾滾地喝一口,茶湯滾熱,觸摸到體溫,指間的私語,時間的舊意,一時竟生出像梵凈山繚繞的云一樣的思緒,蕩蕩幽幽,蕩蕩悠悠地,遠了。

云中誰寄錦書來?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

這茶我喝了一個夏天。

書有言

讀到好文如遇君子,云胡不喜?

書是有味道的,在別人的文字里找到自己。

文字是有脾性的,遇到契合的,好像彼此認識了很久,那些話原是我想說的,怎地被他說了出來?恰合心意。怔忡有,發呆有,不置可否亦有。

讀著就放不下,夜,竟深了。相見恨晚?

一切都剛剛好。

這些年遇上一些人,一些事。相會過,一別天涯。路過的人,慢慢地消失,先是在微信,后是在生活。終是不再見了。

中年后才明白,有些人就等在路上。

你來,大漠在,綠洲在,我在。

文字如同氣息,徐徐緩緩。輕攏慢捻抹復挑。讀完心里竟跳出這樣的句子,忍了又忍,終是沒忍住,復告知。

“這個句子好特別。”

“嗯,我也竟覺奇怪。”原是音樂的節奏,可跳將出來竟是氣息、古韻。體量龐大,如飲甘露,有彌甘,像一壺老茶,愈品愈有味道。這味道是被歲月浸過的,在浩瀚的書海中焠金取火。文字原是有呼吸的,就像坐在你面前的那個人,謙謙的、溫潤的、徐徐緩緩的。內斂、老辣,也不失活潑、情趣。

讀得晚了,終是會過。幸會也。現在想來幸會一詞是有說道的。

有的人存在,是為喚醒,原來這些年自己要找尋的就是這個。

文如其人。像溫潤的玉,謙和,體恤。

“倘或能潛回過去,會不會去找魯迅呢?還是不會吧。讀他的書,在字里行間尋找文學上的親近,這樣就很好。”

晚間在路燈下拾得一枚銀杏葉,黃色已褪,泛白,顯出老相來,做書簽卻是不錯的。

在秋天的尾巴,趕上葉的斑斕,還戀在秋日的光景里。

你去,天鵝從城市的上空飛過。

至家,發來照片。溫和地笑,淺淺的。

“秋陽正好。”回完信息,才反應過來,是日立冬。

呆。莞爾。

大漠在,綠洲在,友人在也不在?

蘭花香

夜里茶喝得有點多,起夜。想起些舊事,與茶有關。

2017年冬月在泉州,那是一生中少有明麗的日子。北方是嚴冬,這里卻陽光和暖,綠樹如蔭,像是又回到秋天。即使這樣,也停不住時間的腳步。

魯院四個月同窗的日子要盡了。同學之間彼此都格外惜時。都希望時間能夠結冰,就凍在那里,而我們就可以長久地將這種日子過下去。不染俗事,不事炊煙。

泉州的冬天一派蒼翠森然,四處繁花似錦。刺桐花開得全無機心,一朵一朵在枝頭躍然奪目。三角梅開得一樹一樹像熱情的盛夏女郎。剛從肅清的北京過來,猛然間還有些恍惚。

抬眼,一窗云落,恰恰歡喜。

多數時候,茶喝得是味道。是氣氛。獨飲,品的是心情,是滋味。三五人小聚飲的是氛圍,是喧騰,至于茶的味道,倒在其次了。

時間是最好的煉金師。

有些情誼是在世事的滌蕩和汰洗中篩選出來的。像老茶,之前精心采摘,炒制,發酵,然后等待時間沉淀。飲時又要用90度的滾水沖泡,一泡又一泡,得到宜人的口感和味道。世間但凡好東西必是經過時間打制,積淀包漿,方才顯出質感、分量。

一日從鼓浪嶼回來,路過一家茶葉店,老板娘熱情招呼我們進去喝茶。到底走累了。其間相談甚歡。遂拿出最好的鐵觀音、蘭花香,給我們沖泡。邊泡茶,老板娘邊介紹她的茶葉。朋友與之談得興致勃勃,我坐在邊上喝茶,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。

“好茶要聞杯蓋的氣味、茶渣、杯底的氣味,都有香味,茶好不好,喉韻很重要。”說了一籮筐,我記住的只有三個字——蘭花香。蘭花香是鐵觀音中的極品,湯色青青翠翠,葉如新芽,端正、勻整。持久、清香,唇齒間香味幽幽長長,喉舌間回甜,悠悠長長。如同君子的味道。

老板娘聲音溫婉,眉眼間溢滿笑意。笑談間,沏了一壺又一壺茶。一撥又一撥人來,人去。老板娘不為所動,一樣地招呼。“喝嘛,多坐會兒,不買不要緊的。”南方人真是會做生意。如此幾番,越聊話越多,到底是買了茶葉回去。老板娘講:“不要緊的,我店里可以打包寄回去的。”周到,妥帖。生意不好都不行。

慢聲細語,如流水款款。來日方長。

這一年最重要的收獲是去魯院。遇見益友。遇見蘭花香。

蘭花是花中君子,她亦是。

指縫很寬,時間很瘦,倏忽間已是兩年光景。(胡嵐)

責任編輯:張東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西游争霸2游戏下载